柠檬味安泫酱🍋

「BTS底线」
一个死懒鬼 良心不痛不更新
背景自绘

【凹凸乙女】Sometime with him.

*嘉/瑞/安
*标题正文无任何关系
*一闪而过的小脑洞
*标准幼儿园文笔随便看看就行嚯
*ooc给我,三位你们随意
*一年没写东西了总觉得不写点什么对不住自己
*写到后面越不知道写的什么
——
◎嘉德罗斯
你捏着勾线笔的手悬在手臂所能够到的最高点,一副要摔下去的动作。
最终没有进行下去。
"新买的笔很贵啊..."
你默默发着牢骚,将桌上画纸灰色的铅笔痕迹用勾线笔勾勒。
"喂,还没好吗?"
书桌不远处电脑桌前坐着的嘉德罗斯刚打完一局游戏,冷不丁冒出一句,吓得你手一抖,所幸什么事都没发生。"都两个小时了还没画完?"
"你以为画完一幅画十分钟的事啊,非神即幼儿园。"你头都不抬一下,自然看不到嘉德罗斯那几乎黑了大半的脸。
"唰!"你手中的笔被夺走,很巧妙地没有划到画纸,"啪嗒"一声是笔盖被合上。
"Jesus!你干什么!"虽然没有划伤作品,笔突然被抢夺给你的没有意外只有生气。
"两小时前你就说今天天气好带我去玩,两小时后你还在这画你的画。"勾线笔被随意置在桌上。"现在,出去。"
"就差那几笔你让我画完!"
"你说的几笔是指那几十条花纹?"
"我不管没画完我不走!你扛着我也不走!"
"嘁,抗就抗。"
下一秒,天旋地转,小你半个头的小男友真的把你抗在肩头。
"????你还真抗??"
"少罗嗦,走了。渣渣你开下门我没手开。"

◎格瑞
"前面有like,所以这里要加ing。""嗯,那这里用who?""对,因为主语是The man..."
你与格瑞约了在奶茶店补习,这有什么的,还有在电玩城背公式的呢。
"嗯,到这差不多了,休息一下补数学?""好,茶到现在才喝一口。"
为了方便指导,你和格瑞并排坐,你移一下视线就能看到格瑞精致的侧脸。格瑞的颜值非常理想,不管哪个角度都十分好看。你借着吃甜品的空档偷偷瞟了一眼,嗯,果然好看。
奶茶店开了暖气温度偏高,粉红染上脸颊,有比女孩儿还要白皙的脸衬着,对方又是强行被称作段草的格瑞。
若是毒药,必上瘾。
格瑞没有发现你在看他,只是自顾自吃着芒果班戟,腮帮子微鼓起,像仓鼠一样。
啊,真可爱。
"...嗯?"糟糕,真的说出来了,犯了尴尬症你唰的收回视线,用勺子刮着浮在红茶表面的厚厚的奶盖,疯狂往嘴里送。
"!咳咳 咳..."太过紧张,你被奶盖呛了一口,所幸没有把奶盖咳出来,一来浪费二来如果有谁思想不健康那可不行。
"哎 没事吧?"格瑞轻拍着你的背,一面擦净沾在你嘴角的奶盖沫。"太凉了?"
"不 不会,"你放下勺子,呼出一口气,快速为自己的失误找借口。"突然想到一个题写错了而已。"
"呒...那,要我帮你讲下吗?""诶,嗯。"你翻开英语练习册随便指了一题。"这个。""嗯...这题是这样的..."
嘛,讲题的格瑞一样很好看。

(开头说的那句是The man who changed China)

◎安迷修
你对安迷修抱走的感情比较特殊,你想待在他身边但他太优秀只能望其止步。
他也很特殊,不需要你往前走,他会在你们相遇时出乎你意料到你那边去。
你是在校住宿生,他在工作,能够相遇的机会不多,只能周末或假期在星巴克旁那新开的图书馆见面。你每次去都会刻意在自己旁边空出一个位置,不用你邀请,安迷修他自己会来。
这周你们都没去图书馆,不约而同去了城市中心的广场。
你刚从跳舞机上下来,用手扇着风喝了一口橙汁,习惯性转头看到安迷修站在旁边,估计站这很久了。他露出类似他招牌式微笑向你摆了摆手,出于礼貌你也摆摆手作为回复。放下橙汁回去继续跳,你在做转圈动作的时候能看到他在那,什么也不做,就看你在跳舞机上舞动。
能跳的次数都给你跳了个遍,橙汁杯子见了底,你理了理衣服和头发,背上包准备离开。"不好意思,小姐。"你被安迷修叫住,薄荷绿的眼睛里要仔细观察才能发现里面只有你。不得不说安迷修声音真的好听,听久了会上瘾。"可能会有些唐突,如果小姐你有时间的话,愿意和在下一起喝些什么吗?"
到手的机会,怎能轻易放手。
"当然愿意,骑士先生。"

评论(5)

热度(55)